我不是天生杂乱,我只是个平摊人

本文首发于作者游识猷的微博,除非获得作者同意,不得商业转载(再次给出作者联系方式:新浪微博@游识猷)

QQ20150703-1-600x649

「在这个为“层叠型( vertical organizers)”人士设置的世界中,我是个“平摊型( horizontal organizer)”的人……我喜欢把手上在做的事情全部都平摊在眼前,召唤我继续回来做。要是我把东西都摞好,收进层叠式的文件筐,那我就从此再也看不见它们了。」

读到斯坦福哲学教授约翰 ·佩里(John Perry )这段话时,我心中的震荡与喜悦,决不比终于找到同伴的丑小鸭少几分。倒不是我非要自比天鹅,而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都把自己定义为“混乱型 ”,更糟一点,是“邋遢型 ”。这种自我标签可一点也没有提升我的幸福感。

很容易就能区分开层叠人和平摊人。对于层叠人来说,把文件叠起来放进多层文件筐里,把锅碗瓢盆像俄罗斯套娃那样套起来,把一切物品收进不透明的橱柜中,未来需要时在脑子里检索一番,回忆起物品位置,拿出来接着使用 ……这一切就像呼吸那么自然。

【图片出处为海洛创意(hellorf.com)】

但对于平摊人来说,这就是一点都不自然的、极其别扭的事。一旦东西被叠起来收好,平摊人的脑子里就像按了重启键般,瞬间清空了从前的所有任务进度。

佩里说,「问题不在于我找不到(虽然这种事也的确发生过),而是我根本就不去看。我天生就不会打开那种多层文件筐,抽出一沓做了一半的文档,然后接着做。」太对了!如果“整理东西 ”意味着这样东西从此掉入橱柜门后的黑洞,自我的人生中消失,谁会愿意整理东西?即使在别人提醒下把文件重新拿出来,我的大脑也得重新迟缓地辨认一次,整个过程无比痛苦,仿佛在冬夜发动一辆很难预热的车子。

平摊人需要 “看见” ,不是抽象意义上的,就是实实在在摆在眼前的 “看见” ,看见自己要做的任务,看见自己购入的物品,甚至需要看见自己当下存在哪些“选择”。不幸的是,目前为平摊人设计的家具实在太少了,导致平摊人不得不把自己真正要用的东西摊在桌上床上地上。这样的环境确实会引发焦虑,同时,如果平摊人不幸有个层叠人室友,那么各种争吵或者 “帮你整理” 的建议,都会增加平摊人的压力。

其实,平摊人不是天生杂乱,只是需要另一种符合直觉的整理系统而已。佩里就梦想着一张直径 4.5米的圆型旋转桌子——饭店里可以将菜转到自己面前的那种,上面分割成多个扇形,“工作 ”、“ 医疗”、 “未完成” 、“烦心事 ”等等,然后他咻地一下,就可以将各种文件“转”到自己面前。

平板电脑绝对是为平摊人而设计的。但我仍在用 PC工作,为了记得“我装了些很不错的程序 ”,此刻我的电脑桌面上有 46个快捷方式, 14个常用程序锁定到了任务栏上,这样我可以时时看到它们。我当下的 25个任务平摊在TeamViz程序的主面板上。其中的 “编辑选题” 又可以拆分成 22个具体项目,所有项目的进度都平摊在同一个 Evernote笔记里。另外,最好用的就是一个叫 Everything的程序,它能把我自己电脑犄角旮旯里存储的各种资料都搜出来摊在我眼前。

此外,宜家的穆利格晒衣架能挂上最近一周要穿的衣服。透明鞋盒绝对是伟大设计。下面有轮子的加盖透明塑料箱,看似挺好,其实是个陷阱,虽然能看到里面的东西,但对平摊人来说,要打开盖子,从层叠中把东西取出,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因此最理想的仍然是超市或图书馆用的金属开架。

制造业实在应该打开脑洞,为广大平摊人设计家居。在那之前,好吧,在自己家里都有探险的感觉,随便翻箱倒柜就是出乎意料的宝藏,这种惊喜只有平摊型的人才能时时体会到。

平摊人的减压整理小贴士

记住,大部分收纳系统是为层叠人设计的,如果一个系统让你更加找不到东西,更加沮丧挫败,就放弃它吧。

认真考虑这个问题 ——整理好东西能给你带来什么长远好处?写下至少三条好处,把它们贴在你每天都会看到的地方。

仔细考虑如何在现有的空间内把你的东西组织起来,组织方式必须符合你的直觉习惯,并保证你能看到它们。

给你会囤积的东西定个 “上限” ,不得超出某个特定数量或体积,一旦超出,就只保留更好的,丢掉过期或者较差的。

每周固定至少花雷打不动的半小时整理东西。记住,整理的目标是改善,而非一步到位达到完美。

日常文件尽量电子化。扫描仪、多备份、云存储和碎纸机会是你的好帮手。

别把自己非常喜欢的东西收到箱柜深处,每天看见爱物,能给你带来好心情和行动力。

最后,用一份你可以时时看到的记录来追踪自己的整理进展。多肯定自己取得的成就和进步。